当前位置: > www.d88.com >

尊龙娱乐-人生就是博![随笔] 日内瓦满月记

时间:2015-05-12 09:37

日内瓦满月记

 

    我在2015年换了工作,也换了寓居的地点。现在我在的城市是瑞士的日内瓦,有可能会在这边待上一阵子。时间过很快,我抵达瑞士到今天,也差未几一个月。

 

    之前我说要去日内瓦,别人都会说:「哇,日内瓦耶!」感觉是很了不起的处所。说实话,是满了不起的,这里有WTO、红十字会、联合国欧洲总部、ILOWIPO一堆有的没的国际组织,还是百达斐丽、IWC等名表基地,感觉是集国际政治、奢靡品于一的世界大城。

 

    不过再说实话,日内瓦实在是个小不拉几的城市,我想市区范围大概不过台北市中正、信义、大安区,人口约二十五万,旅游书上会写的花钟大概只有阳明山花钟的一半,待个一个星期就没新地方可以逛了,假如不看那些组织的招牌,很难想像这地方有这么大的能量。

 

物价

 

    到日内瓦第一印象当然就是高得吓死人的物价,这边麦当劳一个大麦克套餐要价14瑞郎,什么都没有的过境旅馆一晚要100瑞郎(不含早餐),市区里头一户三十坪的公寓,月房钱大约是3,000瑞郎。来这边一阵子之后,价值观就会开始扭曲,吃一碗15瑞郎的越南河粉觉得好廉价,餐厅里25瑞郎的半鸡套餐会觉得CP值超高。

 

    更悲惨的是,我离台前没换多少瑞郎现金,想说来瑞士后开完银行帐户后再匯。114日刚到瑞士那天,台币对瑞郎是31.2 : 1,结果115日,瑞士央行宣布瑞郎与欧元脱勾,造成瑞郎当天狂涨20%,台币对瑞郎瞬间贬到36.2 : 1,害我一时间下不了手把钱匯过来,只好靠少量现金咬牙度日;再加银行帐户开户也是一波三折,薪水暂时进不来。这大略是人生中总会碰到的周转不灵的时光,住在只有三坪的旅馆房间(因为要等公寓交屋),吃冷的三明治(因为没厨房,也没钱吃外头),天天盯着瑞郎匯率,有种秦琼当鐗卖马的悲凉感。

 

    其实日内瓦的物价不要说外国人吃不消,连本地人也受不了。所以一到星期六,就会有大批的日内瓦人湧到邻近的法国去采购。日内瓦的东、西、南三面都是法国领土,搭公车半小时内就可以跨过边境到法国市镇,尊龙娱乐-人生就是博!,我们第一次去法国时正好是欧元的极低点,同样商品和日内瓦比拟价格瞬间减半,有种「钱好好花」感觉。所以每到星期六,日内瓦往法国的途径上总是塞满”GE”车牌的车,蔚为奇观。

    不过说也奇异,明明地舆上那么凑近、物价差那么多,日内瓦的东西还是可以卖那么贵,尊龙娱乐-人生就是博!,完整不受自在市场理论的影响。有些农产品是因为关税保护(瑞士不是欧盟会员,所以可以对欧盟产品课关税),其余就只能说是瑞士人真的爱用国货了;据说瑞士人始终认为瑞士产品优于进口商品,连麦当劳、IKEA都要强调商品是瑞士国产。不过比较起来,单以食物而论,我会觉得瑞士的东西确实品质很好,超市买的猪肉、蔬菜,都比台湾同样等级超市中买到的细致、高档,连瑞士麦当劳的薯条,都可以感觉到是很好的马铃薯做的。相较起来,台湾的食品广泛便宜,但最近食安问题频传,或是台湾人是该想想,我们毕竟都吃了些什么?

 

礼拜天

 

    网路上有一篇外国人来到日内瓦最惧怕的十三件事,虽然是以美国人观点写的,但还是满贴切的。其中最后一项最得我心,就是「星期天」。日内瓦周间商店的营业时间到晚上七点,七点后超级市场全体关门,只有餐厅会开晚些到晚上十点、十一点。有趣的是木曜日晚上是例外,这一天超市都会开到晚上九点,能够舒解大家周末购物的压力。

 

    但日内瓦的星期天就真的是星期天,不仅商店、百货不会开,大多数的餐厅、酒吧、咖啡厅也都关门,公车也会减班。所以一到星期天,整座城市就像春节期间的台北市一样,超冷僻稀微。有趣的是,到星期天连警察都会放假,听说连报案都要等,我住的公寓外头人行道,一到星期天就违规停满车,因为警察不会抓。

 

    这对于熟习台湾或纽约生涯的人来说,日内瓦的星期无邪是blue得恐怖,星期天白天火车站的超商还有开,一过六点连火车站一带都变成逝世城,看着空荡荡的街道,冰凉的寒风,想到来日要上班,心境真的很差。

 

    后来我和我老婆终于找到日曜日晚上有人气的地方。日内瓦机场记得日内瓦是个小不拉机的地方离市区或许只有15分钟车程,我们是走到没地方去,才想到机场。结果一到那边,大开眼界,整个机场人潮滚滚,所有店面灯火通明(还有一间大型的Migros),餐厅还有15瑞郎的泰式炒面(现炒的、口味超重的),到处英文皆通,简直天堂。

 

    不过在这边待几周后,我开始能认同日内瓦人这种生活方法,有时候我们就是定出一天,强制所有人都休息,所有商业活动都停下来,吃、喝、玩、乐全都回到原始的型态,让人真正的「休息」。比起周休二日还要规划活动、送往迎来,这似乎也是不错的部署。

 

服务业

    瑞士的硬体货品品质高于台湾,不过服务业的效力就会让性急的亚洲人很受不了。我的第一印象就是「凡事都须要预约」,例如去UBS银行开个活存现金户,就得先预约。后来要开租屋的押金户,也要先预约(这边房屋的押租金不是直接付给房东,而是由银行供给第三方担保,房客去银行开一个押金户,由银行将押金冻结起来,等房东批准后才解冻),开完押金户后,我想说顺便帮我太太多办一张提款卡,UBS的小姐很亲切地说:「喔,我们现在就可以办预约,下星期一怎么样?」

 

    像屋宇修賃也会遇到令人啼笑皆非的状况。我新租的公寓电箱门的卡榫坏了,所以房东找人来修(其实我也没请求),水电工小弟来第一次,看了一下,说他要回去找找电箱门来换,然后就两星期没新闻,我主动打电话去催,水电工小弟又跑来,把电箱门拆下来,说这型式是旧款,真的很难找,然后就把电箱门给带走了。就这样,一个无关紧要的电箱门,修了三个星期还没修睦。

 

    装网路也是一阵波澜。我们去瑞士电信Swisscom门市办了网路跟电视,因为我的公寓是网路接头是旧款,所以Swisscom得来装新的光纤接头,一样,要预约,一个星期之后。我们耐烦地过了一周没网路的日子,就在约定好的前一天,Swisscom打电话来说我得付1000瑞郎的押金。我打了一堆电话,转了一堆部门,最后财务部才告诉我,说因为我是外国人,没有信誉记录,所以要付这笔钱。我又费了一番工夫,打了一堆电话,还有线上,告诉他们我是为政府工作,他们才又告诉我不必付押金,然后又说要来帮我装光纤,又是一星期之后。

 

     所以到现在我们都还只能很可怜地用慢到靠北的手机3G上网,这篇文章也是用慢到靠北的速度才干上传上网的。

 

    初到异乡一个月,至少屋子和傢俱差不多备齐了,也开始习惯这边的生活方式,尊龙娱乐-人生就是博!。昂扬的物价,换取干净的水、空气和食物,是种对生活不同的主意吧。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